本报记者彭苏平上海报道

不能回家,年还是要过的。我在异国他乡的过年经历,屡屡刷新自己对年的认知。